湖北頻道>正文

扶貧干部要走 青云村民摁下72個紅手印“留人”
2019-05-28 18:18:14 來源: 湖北日報

  圖為:站在火龍果果園里,老杜(左)和老付又有了新想法。

圖為:村民摁手印留住好干部(局部)。

  進入5月底,雨水充沛,青云村蒼翠欲滴。剛種下的火龍果苗長出了5厘米的幼苗,大黃桃苗也在拔節生長。

  這里曾是武漢市精準扶貧村。然而,自從兩年前來了兩位扶貧干部,小小山村迎來巨變。聽說扶貧干部要走,村民們連夜寫好請愿書,摁下72個紅手印,為了留住好干部,更為留住美麗青云……

  “只要了心愿,下大雨打吊針都不怕”

  一個多月前,寧靜的黃陂區青云村突然人心惶惶起來。“他們要走了!”“這怎么行,果園才剛有起色。”

  村民周志生、熊漢華想了個主意,大家一起寫封請愿書,遞交給扶貧主管部門。一切全憑自愿,沒人組織。“沒想到,我們走到一個灣子,村民就自動圍攏來,簽字摁手印。”周志生說,還沒走完5個村灣,紅紅的手印已經按了三頁紙。

  為了搶時間,4月8日清晨6點,村委會主任熊兵、村委會原主任吳先昌和周志生帶著請愿書就出發了。那天下起瓢潑大雨,可這也沒阻擋村民的步伐。“這是我們全村的心愿,只要了心愿,下大雨打吊針都不怕。”周志生言語堅定。

  他們冒雨敲開武漢市扶貧辦大門的時候,工作人員還以為村民要反映村內有什么矛盾。市扶貧辦社會扶貧處處長尤俊十分詫異,公文、紅頭文件見得多了,可帶手印的請愿書,還是頭一回見。自2015年武漢打響脫貧攻堅戰以來,也從沒有貧困村村民聯名請愿要求留下駐村扶貧干部。

  “按照規定,駐村扶貧干部兩年一輪換,我們只能盡量滿足大家的要求。退一步說,換了別的干部來,就干不好工作了?”

  面對扶貧辦工作人員的回復,村民們連連搖手:“不行不行,老杜老付熟悉我們村的情況,他們留下來才行。”

  展開請愿書,村民們的請求仿佛透過紙張喊出聲來:

  “我們是黃陂區重點貧困村老百姓,近兩年來,市公安局派來扶貧干部杜凡、付旭東,扎根我們村,做了大量好事,他們幫助老百姓賣了40余萬斤蘿卜,下雪天怕那些窮苦老百姓凍著,熱心幫他們購買電熱毯,他倆七下蔡吳灣調解建房糾紛,解決了貧困戶熊安樂住房維修問題,冒著大雨解決貧困戶雨德萍家房子漏水問題……”

  “我們聽說他們要走了,全村老百姓,非常不舍,也很不愿意他們走,現在他們引進的幾個扶貧產業項目才剛剛開始。周家灣果園果樹才剛剛種下,博沿熊灣10個火龍果大棚所需用地也才剛平整,青云村需要他們,青云的老百姓也需要他們,懇請組織把他們留下來,這樣的好干部不能走……”

  “扶貧干部要有菩薩心腸,否則干不長”

  讓村民們如此不舍的扶貧干部,究竟是什么人?

  2017年,武漢市公安局派出兩名扶貧干部到了青云村,市公安局水上分局一級警長杜凡和刑偵局模擬畫像專家付旭東。一個多年筆耕不輟,一個擅長模擬畫像,卻都沒接觸過扶貧。

  彼時的青云村,面積3.87平方公里,5個自然村灣,11個村民小組,322戶1250人,56戶貧困戶124人,貧困戶占比超過17%,貧困人口占比約10%。

  剛入村,村民都不搭理,有人說扶貧干部只是做做樣子,有人把他們遞過來的聯系方式隨手一扔。老杜在扶貧日記里寫道:壓力很大,每天都睡不好。

  走訪的第一戶村民,是80歲的唐小桃家。老人臥病在床,渴了連遞水的人都沒有。老人說,怕是連死在家都沒人知道。像唐小桃這樣的老人不在少數,老杜和老付紅了雙眼。“扶貧干部要有菩薩心腸,否則干不長。”兩人暗下決心。

  萬事開頭難。兩人在村里大灣方夜訪,一盆水差點澆到頭上,緊接著傳來村民的罵聲。原來,這是一處五戶相鄰的房子,閑置多年,雜草叢生,蚊蟲肆虐,附近村民怨聲載道。“貧困是個什么樣子?人間的痛苦和溫暖,不是停留在書本上和想象里,親自看一看,聽一聽,滋味大不同,我開始嘗到了。”老杜在日記里寫下這段話。

  杜凡和付旭東決定,趁村灣環境整治,把五棟房子拆了,建成廣場,裝上太陽能路燈,擺上桌椅,修上花壇,既解決了安全隱患,又美化了村灣環境。五戶房主中有四戶村民都同意,唯獨方喜茍堅決不同意“有人動自家房子”。

  多次交流談心后,老杜了解到方喜茍有兩件煩心事:一是二弟方四漢以前是村干部,被拖欠了1.22萬元“老干部債務”;二是三弟方三茍家的房子挨著一座廁所和垃圾堆,居住環境惡劣。

  在老杜的推動下,包括方四漢在內的5名村里老干部債務問題,得到圓滿解決。杜凡和灣里商量,移走了緊鄰方三茍家旁邊的垃圾堆,廁所化糞池加上了蓋板。他還自費買回了捕蠅器,送給方三茍使用。

  方喜茍又感動又慚愧。他找到老杜說:“以前是我不好,以后你做任何事,我都支持。”

  “絕對貧困摘帽還不夠,產業起來才行”

  幫貧扶困,排憂解難,還只是扶貧的初級階段。宿舍里的一本報告文學《塘約道路》,讓老杜、老付讀得津津有味。一個村支書帶領18個黨員,通過1年努力,就讓村里致富的故事,讓倆人受了啟發:幫錢幫物,不如建個好支部。

  過去的青云村,村子臟、村民窮、風氣差,黨員干部不作為,老百姓心里怨氣大。無利益不辦事的歪風邪氣,嚴重影響了青云村的發展。

  老杜、老付提出,要想青云村早日提檔升級、加速發展,除了工作隊“打鐵自身硬”外,更要幫助青云村建設一支充滿戰斗力、凝聚力的“兩委”好班子。選舉前,老杜、老付就主動向王家河街黨委匯報,要求強力監督制止換屆選舉中發生不法行為,確保選舉的公平公正。

  新任村主任熊兵以636票高票當選,青云村5個灣子,有4個灣子將全部選票投給了他。村民對他的評價是:為人忠厚,群眾基礎好,是青云村有名的能干人。

  2018年底,新班子走馬上任。此時,全市271個貧困村,包括青云村在內,全部脫貧出列。“現在還只是絕對貧困摘了帽,可村民經濟條件差,根本生不起病、結不起婚,只有產業扶起來,村民才能富起來。”老杜將村情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他們請來武漢市農科院專家對村里土壤、地形、氣候分析評估,專家認為,青云村很適合發展果樹種植,果園項目搞活了,村民不用出遠門,一年在果園打工就有三四萬元。老杜還向各級領導和部門“打秋風”——要政策、要技術、要良種。

  誰知,果園剛有了眉目,老杜和老付又要調走了,村民們說什么也不同意。

  4月25日,武漢市公安局回應,遵從村民意愿,讓杜凡、付旭東繼續扎根青云村。同時推出15條硬措施,從科技、引智等方面,推動青云村果園種植、水產養殖等項目實現規模化生產。

  村民們終于安心了。火龍果園里,46歲的方芳正在除草。她家打算承包兩個大棚,算下來一年可以收回成本,比過去種田有盼頭多了。“荒山陡坡變成田,清潔能源變電網……扶貧干部在青云,克難攻堅為村民。”村里的盲人方成才,將老杜老付的故事編成了詩,逢人便念。

  周志生說,現在老人們都越活越年輕了,過去讓人抬不起頭的青云村,成了人見人愛的“小武漢”。

  老杜和老付的扶貧日記又開始寫上他們密密麻麻的想法和點子了,還要號召村民共守文明公約,讓美麗青云真正美到村民心坎上……(文/圖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胡弦 通訊員 楊槐柳)

  短評

腳印留在基層 口碑立在民心

  艾丹

  72個鮮紅手印,不僅飽含青云村老百姓對杜凡、付旭東兩位扶貧干部的挽留之情,更是對他們兢兢業業、全心奉獻的高度認可。只有真正為群眾著想,真心為群眾辦事,真情為群眾付出的干部,才會得到群眾發自內心的喜愛和稱贊。

  無論是村灣環境整治、風氣清肅,還是帶領村民搞果園種植、水產養殖;無論是給困難群眾買電熱毯,還是解決貧困戶房子漏水問題,群眾的困難在哪里,群眾的需要在哪里,扶貧干部的工作就推進到哪里。杜凡、付旭東都是普通公安干警,扶貧并非他們的“專長”,但是他們卻在這個特殊的崗位上踏實苦干、認真履責,一心一意為困難群眾謀福利,展現了共產黨員應有的使命與擔當。沒有人是天生的“扶貧能手”,是一份為民排憂解難的責任心,一份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使命感,促使兩位公安干警將自己錘煉成當地群眾信賴的扶貧“帶頭人”。把腳印留在基層,將真心傾注于百姓,做人民群眾的貼心人,才能真正將口碑立在民心。

  當下,精準脫貧攻堅戰已進入攻城拔寨、決戰決勝的最后沖刺期,尤需發揚踏實苦干、攻堅克難的精神,攻克深度貧困堡壘,夯實穩定脫貧基礎。各級扶貧干部只有爭做人民群眾的貼心人,想群眾所想,急群眾所急,真心實意為群眾造福,多為群眾辦實事,才能最終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“殲滅戰”。

(責任編輯: 肖進安)

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,稿件來源為: 湖北日報 。如發現政治性、事實性、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并提供稿件的糾錯信息。
  •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

  •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

分享至手機

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4553463
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